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在南昌的讲演  

2007-10-01 15:1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南昌的讲演

9月23日我应邀出席在南昌举行的复旦大学第10届世界校友会与中部崛起高峰论坛。江西省的领导、上海市的有关领导以及复旦大学的党政班子悉数到场出席。开幕式之后举行了论坛,江西省省长吴新雄和我分别发表了演讲。

在接受邀请之后我为我的演讲做了一些策略上的准备。我考虑的主要问题是我演讲的立论和角度。学者的演讲应该有学术的精神和独特的视野。我常用这个来约束和指导自己的所有演讲。中西部的经济发展本来就是一个不容易说明白的问题。我不愿意老生常谈,更不愿意高谈阔论。最后我决定把我的演讲建立在我最近的一个关于官员任期与流动的经验研究之上。我自己的揣摩是,这样的设计效果应该精彩。唯一不确定的是,在这样的场合台上台下的受众是否觉得太学术?事后证明,只要对演讲的技巧掌握得当和有分寸,效果非常的好。我的演讲的确受到了很热烈的欢迎。我猜想,受欢迎的原因不是别的,是大家感受到了学术的力量。

我有意识把演讲从五常先生曾经在网上回答江西网民关于江西经济为什么长期不发展的问题开始。五常先生对江西网民的提问是这样回答的:“从地理位置的角度看,中国有两个省份的经济发展比较落后,不容易明白。一个是广西,一个是江西。广西沿海,气候温暖,且江山如画—可能冠于地球—但经济发展远不及广东。是令人失望的观察,因为一过两广边界,经济情况高下分明。当然,珠三角的优势不容易打平,但相差那么远是不对头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广西属壮族自治区,中国独有的地区竞争制度在那里可能起不了大作用。这是个人的猜测,没有调查研究过,作不得准。这样的研究题材,是博士论文的好去处,同学们要注意了。江西我只去过婺源一带,认识甚少,但经济搞不出大看头,则听得多了。如果众人说的是对的话,有点奇怪。这是因为江西的地理形势不差,有大湖,而文化上,一千三百多年前王勃不是在南昌大做文章,说什么人杰地灵吗?举世知名的宋朝名瓷—世称宋影青的—产自江西,而景德锁的瓷器产出,名满天下有几百年了。我不懂,不明白,希望有机会能到江西去观察一下。”

我的演讲以另一个江西网民给出的一个直白的“答案”而结束。一位江西网民给出的答案是“至于为什么江西原来经济发展不上去,用我们那老百姓大家聊天时的说法是,当官的不行。原来的省长走马灯似的换,做事情也做不动。因为江西是老革命根据地,关系网织得广织得密,上面想做事情做不动。后来孟建柱当省长后,江西(至少南昌)才有了实质性的发展,孟本身有能力,台也硬,这应该才是江西经济向前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作为老百姓,我是有这样的感受的。”

这位网民的答案其实给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但是长期以来似乎没有学者愿意捅破这张纸。而这正是我要引出的我演讲的立论:官员的极其重要性。这就不仅可以把我的研究以讲故事的方式介绍出来,而且让现场所有的人都发现,江西这5年的经济变化不正好为我的观点给出了一个脚注吗?

例如,在演讲中我提到,官员任期过短会造成短视性的行为,而官员的任期过长则可能导致其目标函数的改变,影响经济增长。因此,官员的任期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非线性的。我说,我们使用302个书记和省长在1978-2004年的观察样本进行的研究还计算出,官员任期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由正面转为负面的临界值5.04年,这几乎就是一届的任期。同时,我们的研究发现,异地交流的官员比本地官员对GDP增长率的贡献多大约0.66%,可见官员的异地交流制度正式推行后,官员异地交流对经济增长发挥了明显的作用。我发现,虽然是一家之说,大家对这些研究的结论却非常的好奇。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