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伦敦拍照  

2009-02-05 21:4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伦敦经济学院出席中国发展论坛之后,2月1日上午我去看望了我在伦敦罗素广场附近的朋友。之后沿着我熟悉的路线,我散步走到西敏寺大教堂附近。不久就下起了大雪。一路上我随手拍下了几张伦敦西区的照片,记下了几个我非常熟悉的镜头。罗素广场附近是我最喜欢、也是最熟悉的伦敦的一个地段,附近曾经生活着许多大师级的学者,与纽约的格林威治村类似。我在2000年曾经写过一文“天才一角”,记录了它的魅力。我把这篇文章找了出来,也挂在这里了。

 

  凯恩斯旧居

 

“天才一角”

伦敦市中心坎顿区(Camden)的罗素广场(Russell Square)其实只是一块面积不大的的街心绿地,闹中取静,看上去与伦敦市区许许多多的街心绿地并无二致。我每次来到伦敦,总会情不自禁地走到这个“广场”坐一坐,观察着来往这里的形形色色的人们。在伦敦的夏天,每当临近午饭时间,这里会满地躺徉着男男女女,竭力享受阳光的恩赐。我特别喜欢这块绿地,不仅因为在过去的10年我曾多次在这一地区学习和工作过,每天反复走进这块绿地花园,对它的一草一木已十分的熟悉,而是以它为中心的周围地区以浓厚的文化底蕴象磁铁搬地深深吸引着我。 

罗素广场周围聚集着伦敦大学的许多著名学院,由近及远,有伦敦大学的总部大楼。“伦敦大学”本身不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但它的每个学院则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因而,伦敦大学的总部有一个“议会大楼”和学联大楼。“议会大厦”至今仍是这一地区最高的建筑物,据说,英国早年有一电影把这幢大楼改头换面做了场景,使它更有名气了。与该大楼一街之隔的就是赫赫有名的“大英博物馆”和“大英图书馆”。当年马克思就是在这个图书馆里撰写他的许多读书笔记和著名的经典巨著《资本论》的。记得读大学时,我的老师给我说过,在大英图书馆里,马克思的坐位底下的地板上留有一双脚印,可见马克思当年的刻苦与勤奋。几年前,英国政府在离开大英博物馆不远的尤斯敦路上新建了颇具特色的“大英图书馆”,使博物馆与图书馆终于分了家。 

在伦敦大学的“邦联大楼”的隔壁便是著名的东方非洲研究学院(SOAS),这里早期曾是英联邦培养外交官的学校,今天已是研究亚非文化、历史和宗教的著名学府。它的图书馆藏有十分丰富的中文文献,是英国研究中国问题的主要基地。许多中国的著名人士,包括政治家、艺术家和作家都时常在这里访问和发表演说。在SOAS的对面是伦敦教育学院,身后是伯拜克(Berkbeck)学院,伦敦大学学院(UCL)以及医学院。这些都是非常著名的大学,英国有许多诺贝尔奖的得主就出自这些学院。如果从“广场”朝南步行15分钟,就来到了著名的郝本(Holborn)地带,伦敦经济学院(LSE)就在这里的英国高等法院的隔壁。这里曾有6位经济学家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金。走入罗素广场的另一侧,还有伦敦药学院。药学院的南首就是19世纪英国大作家狄更斯的故居兼博物馆。他的《雾都孤儿》给我们提供了伦敦当年的另一种生活图景,至今仍记忆犹新。似乎在今天的伦敦,也还能看到狄更斯时代的不少生活点滴。 

由于四周大学林立,上百年来,在这一地区生活着一批著名的科学家、诗人、评论家、生物学家,经济学家,法学家、文学家和建筑学家。你穿越在这一地区的街道上,你会注意到一帧帧蓝色白字的椭圆形纪念牌镶嵌在黑幽幽的伦敦古老民宅的墙上。我国著名剧作家老舍早年在伦敦大学东方非洲研究学院教书时,也曾在这一地区居住过,去年伦敦市政府终于在他曾住过的房子门前也镶嵌了一帧纪念匾牌。最令我感兴趣的是,我偶然在东方非洲研究学院东北角仅200公尺处的一幢乳0咨窬?那缴戏⑾至舜缶醚Ъ铱魉沟募湍钆疲厦嫘醋拧霸己? 梅纳德. 凯恩斯,经济学家(1883-1946),于1916-1946在这里居住。”这是一幢5层楼的典型伦敦民居建筑,地下一层,门口两侧竭为黑色的铁阑珊,坐落在戈登广场(Gordon Square)街46号。对面也是一个街心绿地,但要小得多。从46号的窗子望进去,好像这里已是学生的宿舍。 

凯恩斯是在马克思去世的那一年出生的,是剑桥大学经济学大师马歇尔的弟子。我从有关的文献上零星地知道,他因为多数时间在英国政府财政部任职,负责研究战争筹款的问题,所以长期居住伦敦,只是周末回到剑桥与那里的弟子和同时一起讨论经济学,这个讨论小组曾被称为“剑桥园地”。不过,让我颇感兴趣的是,他的划时代之作《通论》是1936年由麦克米伦出版的,所以,他在伦敦居住的这段时间应该是他构思和创作“宏观经济学”的最宝贵的时间。我坐在罗素广场上一直在想,在那段时间里,凯恩斯也一定会经常来到罗素广场散步或者坐在椅子上放松一下,正象现在坐在那里的人们一样。不过,在当时,有谁知道坐在那里的是一位20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呢?又有谁知道他正在发动一场静悄悄的“凯恩斯革命”呢?毫不夸张地说,他建立起来的宏观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体系半个多世纪以来不仅改变了经济学家看待世界的方式,而且早已深深地改变了我们今天的经济生活。遗憾的是,凯恩斯在1946年仅63岁就过早地去世了,而这时候离开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设立整整还有23年。  

2000年8月5日 
    写于伦敦大学东方非洲研究学院 


伦敦大学附近的凯恩斯旧居

UCL解剖学院的达尔文旧居

出售戏票的小屋

伦敦华埠

摄政大街

摄政大街

皮卡迪里中心

特拉加法广场的中国新年演唱会(温总理也赶到现场)

从白厅大道看大苯钟

丘吉尔雕像与大苯钟

                                                 伦敦的Strand大道(刚下了雪)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