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布隆伯格是怎么开始创办彭博社的?  

2010-05-19 16:1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自传封面

 

 

张军与布隆伯格在交谈,右二为复旦大学前校长王生洪教授 

 

 

[按语]上周我饶有兴趣地阅读了现任纽约市长、著名的彭博社(Bloomberg)的创始人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自传《我是布隆伯格:投资银行家、传媒巨头与纽约市长自传》([美]迈克尔•布隆伯格著,中信出版社出版;英文书名Bloomberg by Bloomberg,)。作者用朴素的语言讲述了自己从少年时代参加童子军、就读哈佛的MBA,被所罗门公司解雇到创办自己的财经资讯公司,再到后来参与纽约市长的竞选的经历全程,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典型的美国男孩的个性、教育、价值取向、商业意识以及个人奋斗的几乎完整的信息。这里我摘编了作者的自序和“资本主义,我来了”中的一个片段,并加上了一个新的标题。 

 

 

布隆伯格是怎么开始创办彭博社的?

 

   那时,我39岁,清清楚楚地听见有人对我说:“这是1000万美元;公司不再需要你了。”那是一个夏天的早晨,约翰·古特弗伦德,这家华尔街最热门公司的主管合伙人,和亨利·考夫曼,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告诉我,我在所罗门兄弟公司的职业生涯结束了。 1981年8月1日,星期六,我失去了我惟一干过的全职工作,失去了我热爱的充满挑战的生活。过去的15年里,我一直干着这份工作,每周6天,每天12个小时。 现在结束了!

   15年来,我是这家全国最成功的证券公司,甚至也是华尔街,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并不只有我自己这么认为,如果我看到的报刊杂志还可信的话,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可是,突然之间,我不再被需要了。我是公司的普通合伙人,是老板之一,不是雇员。而我竟然被解雇了! 当然,我还能拿到1000万的遣散费。美国真是个充满奇迹的国度。

   所罗门兄弟公司执行委员会决定把这家有着71年历史的合伙制企业跟公开上市的菲普诺商品交易公司(以前属于安格矿产化学公司)合并。我们在那个炎热的星期五晚上才得知这个消息。那天,公司匆忙召集合伙人开会,要求“必须参加,最高级别保密”。会议在塔里敦会议中心举行,这里曾是社交名媛玛丽·杜克·比德尔女士在纽约的庄园。整座庄园周围到处都是保安,每一位与会者到达时都要接受检查。(遗憾的是,保安并没有发现那位事先得到消息躲在树上的《财富》杂志摄影记者。如此保密而已!)我们63个人都是最后一次作为所罗门兄弟公司的合伙人参加会议。正是在这个场合,古特弗伦德和考夫曼告诉我,我在所罗门兄弟公司的日子结束了。

   我们被告知在下周一消息公布之前不能告诉任何人。无论是公司内部还是外界,此前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笔交易正在考虑之中。(但是,我的朋友、公司合伙人鲍勃·所罗门前一天猜到了事情可能会与菲普诺公司有关。在我们开车去塔里敦开会的路上,他用他的股票监视器给我展示了那个公司的徽标。他比我们其他所有人都更加聪明!)执委会没有告诉那些退了休的有限合伙人。甚至没有告诉比利·所罗门这位公司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两天之后,公司派人乘坐直升飞机拜访了他在南安普敦的避暑别墅,当面告诉他这个消息,他很生气、很震惊。

   尽管有严格的保密要求,消息还是泄漏出去了,有一些合伙人在星期五晚上就打电话告诉了他们的妻子。我认为这样做只会使自己的妻子担上泄密的嫌疑,没有任何意义。她迟一天知道又能有什么不同呢?其他那些人并不都像我这么想。有一个合伙人马上就给妻子打了电话,当时她正在一个乡村俱乐部里。她跑进俱乐部的餐厅大声尖叫:“我们发财了,我们发财了!”不过还好,没人注意到她。

   会议结束之后,我们大吃牛排,大喝烈酒。我们打台球,抽古巴雪茄,玩扑克牌,尽情地放声大笑。这是一个盛大而美妙的同事聚会。我们一直痛饮狂欢到凌晨。完全没有想其他事情。这是只属于我们的时刻。我们一直为之辛勤工作,不管我们应不应该得到这些,我们都得到了。

   我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是不是觉得难过?你猜对了。但是,就如往常一样,我要像个男子汉,不能表现出来。我还得到了1000万的现金和可转换债券来弥补我心灵的创伤。如果我不得不离开,这正是时候。我在那时就把我的钱从公司拿出来了,而不是等到十年以后。因为菲普诺公司支付了一笔合并费,我的净收益翻倍了。由于别人已经替我做了决定,我自己就不用再去费心考虑是否离开所罗门,其实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我留在公司的发展前景并不看好。

   可是,我的内心仍然无法平静,以后如果再提起公司,那将是讨论别人的公司,而在此之前它一直也是我的公司。如果他们说:“我们有另外一个工作岗位给你”--然后打通阿富汗办事处的电话——我会在一秒钟之内接受这份工作,就像1979年我的职业发生转折一样,那时比利·所罗门和约翰·古特弗伦德让我放弃负责销售业务而转行去管理计算机系统。我愿意做他们让我做的任何事情。那是个伟大的公司,我很乐意留下来。我永远也不会自愿离开:在公司发展好的时候我没有理由离开,在不好的时候我又不能抛弃他们。不幸的是(或者对我来说是幸运的,正如后来发生的事情所证明的一样),他们没有给我选择留下的机会。

   就是这样。感谢约翰。他在我需要一份工作的时候雇佣了我这个刚毕业的MBA,当我在公司的时代确实已经结束的时候他又解雇了我。在这两件事情上,他的时间选择都无懈可击。

所罗门合伙人在塔里敦最后聚餐之后的那个星期,我去第三大道上的一家皮货店给我的妻子,苏珊,订购了一件紫貂皮衣。当时我们已经结婚5年了,那几年我正是华尔街的明星。塔里敦聚餐之后,当她在街上遇到有人问她:“你丈夫是干什么的?”,她还是会忍不住回答:“噢,他以前是所罗门兄弟公司一名很重要的合伙人。”这件紫貂皮衣或许能够给她一个惊喜,让她不再去想那些事情。

   我自己从来不会羞于告诉别人我被解雇了,现在正在经营自己刚成立的小公司,我比很多人都更加坚强(或者是一种心理防御,我说服自己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我担心苏(“苏珊”的昵称)可能会对我现在这种新的、不如以前体面的职业状况而感到难堪,甚至担心我无力养家糊口。这件紫貂皮衣或许能够告诉她:“这没什么。我们还有饭吃。我们还有机会。”

   在所罗门公司工作的最后一天,1981年9月30日,我要求那家皮货店营业到晚上7点半。我像往常一样,埋头工作了12个小时。在回家的路上,我去取了那件皮衣。苏非常高兴。我们喝了一瓶香槟,亲吻了我们的女儿艾玛之后,出去吃晚餐。第二天早上,我创立了布隆伯格公司,之后就是不断开展的工作。

 

自序

 

  去年11月6日晚上,我的家人、朋友,还有我们布隆伯格公司的同事,聚集在市中心的一家饭店,等待纽约市长竞选的最后结果。5个月之前,我不顾那么多聪明人的忠告,决定冒险参选纽约市长。我总是说,如果我有机会参与政治,成为市长将是我人生履历的顶点,也是我执掌布隆伯格公司经历的自然延伸。

  20年前,从华尔街流落到麦迪逊大街,我们在一个小房间里开办了这家公司,我们被这样的想法激励着:我们能够创造一些新的东西,也许可以为货币投资行业带来一丝变化。在那些警告我们的人眼里,我们太年轻,太卑微,他们认为我们想要建立一家公司去挑战那些金融资讯巨头是疯狂之举。而我们没有丝毫犹豫。一年之内,我们有了第一个客户;5年之后,我们有了第一个海外办事处。到1989年,我们的年销售额已经接近1亿美元,我们有400多人都在销售一种设备,用户群体虽小,但一直在增加。

  我们持续不断地创新。我们从债券产品扩展到股票、商品期货,还有新闻。我们增加了杂志、广播和电视,所有这些产品都通过这种设备24小时传输。这种设备使我们成为一家与众不同的资讯公司,专门向人们提供与他们切身利益最相关的信息服务。在布隆伯格公司,没有“满足”这种想法,这促使我们更努力地工作、更多地创造。不知道是我们造就了好运,还是好运造就了我们,1997年5月,当这本书在书店热卖的时候,我们已经安装了我们的第75,000台布隆伯格终端机,我们的年销售额上升到了13亿美元。

  即使在网络泡沫破灭、经济不景气的2001年,我们仍然持续增长,布隆伯格的付费用户数量达到了164,000,我们的年销售额接近30亿美元。我们的员工队伍超过8000人,他们在遍布全球的108个办事处里,为来自126个国家的客户提供服务。归根到底,我们的成功主要来源于一个因素:我们自己的人。他们将一直是我们最重要的财富。如果有什么可以用来定义我们公司特点的话,那就是所有人都非常清楚:没有什么比客户服务更加重要。为客户提供最佳服务的惟一途径就是为我们的人提供最好的待遇。

  这就是促使我进入商界的动机,又激励我考虑把公共服务作为我公司管理生涯的延伸。去年11月,在选举日那天,投票结束之后1个小时我还不知道谁是胜利者。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我都很高兴我参与了竞选。只有去做那些多数人都认为很困难或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才能成功。

  当我宣誓就职成为纽约市第108任市长的时候,那种既谦卑又兴奋的感觉无法比拟。之后的日子充满艰辛。9月11日这天将被永远铭记,因为纽约遭受了空前的创伤和破坏。但是,这个城市也将从此翻开崭新的篇章,这个国家也将因为灾难所激发出的自由而变得更加强大。

  我相信,迄今为止我所做过的一切都有助于我做好准备去应对目前面临的挑战:团结公共部门、商业界、劳动者、学术界、慈善和文化组织。这本书讲述的是关于创建企业、分享信念,以及最后分享回报的故事。

  《布隆伯格自传》即将成为最好的。我希望本书的每一位读者都确信:最好的还在将来。

 

迈克尔·布隆伯格

纽约州,纽约市

2002年2月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1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