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阅读:矮人为什么多犯法?  

2010-06-06 18:4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矮人为什么多犯法?

 

 

    尽管几个月来眼睛一直不适,但还是挡不住阅读书报的诱惑。经济学的论文仍是我阅读的首选,其次就是看各类杂书了。三周前我偶然在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NBER)的网上发现了Howard Bodenhorn, Carolyn Moehling 和Gregory N. Price三位美国经济学者的研究论文“Short Criminals:Stature and Crime in Early America”并阅读了这篇论文。结合最近一段时期读到的多篇经验(计量)研究的类似论文,我是准备写点评论的。不过,巧合的是,今天发表在《上海书评》上的林行止先生的短文(尽管文章多夹带台湾国语的习惯表达和不同于大陆版的汉译语词,会让一般读者不适应)正好介绍了这篇论文,而且题目被林先生翻译成《矮仔多贼》,倒也真是俏皮。

    这篇论文是三位作者今年4月发表的。下面是林先生文章的主要内容:

 

    未入正题之前,先说一门“新兴”学说——“计量人体经济学”(Anthropometric Economics;下称“人体经济学”),这是从匈牙利裔美籍经济史学家康罗思(J. Komlos)于1989年所创的“计量人体史学”(下称“人体史学”)衍变而来。康罗思为芝大博士,是诺奖(经济学)得主福高(R. Fogel)的高足,以研究“体高”(Physical Stature)与经济发展的关系闯出名堂,并由此开宗立派,开拓出“人体史学”。由于人体高矮肥瘦与营养、疾病、环境以至遗传等有关(决定体高的因素,遗传因子占百分之八十,其余占百分之二十),因此引出生物学和经济发展关系的研究。长期在欧洲名校任教的康罗思(1992年起在慕尼黑大学任教至今),于2003年创办学报《经济学及人文生物学》(Economics and Human Biology),并为首任编辑(现在仍是两名联席编辑之一);这份每年三期的刊物,对“人体经济学”有兴趣者必读。应该稍作说明的是,“人体经济学”之创,是因为人体与经济有关,比如这派经济学家指出从人体构成(结构,body composition)可判断薪津高下,他们根据美国《国民健康及营养查问报告》(National Hea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及《全国青年纵观报告》(National Longitudinal Surey of Youth)的数据,得出人体结构中脂肪(body fat, BF)多少与无脂肪(Fat-Free Mass, FFM)对收入有直接影响。非常明显,“有脂者”入息趋下游(decreased wages)“无脂者”上升。这种倾向对“全人类”一视同仁,绝对平等。他们弃大家常见的“身体质量指数”(BMI)不用,以其没有在“有脂”与“无脂”间划清界线。

  三位作者爬梳1826至1876年被囚于宾夕凡尼亚州感化院“监趸”的资料,印证了体高在劳力市场“具有竞争优势”理论的正确性,这即是说,“长人”在劳工市场较有利(赚较多的钱)。人体经济学家指出,身体较高的人“出人头地”,从小备受注意、关爱,在运动场上更备受注目且多有建树,养成高度自信的个性,有利在劳工市场上的发展。统计同时显示“矮仔”果然“多贼(犯法)”(他们未研究的是,“多贼”是否与“多计”有关),换句话说,在十九世纪的美国,犯罪的人“矮”多于“高”,这种趋势持续至今未变。

  何以“矮仔多贼”,此非歧视矮人的胡言乱语,而是由于“长人优势”令“高佬(较易)发达”,矮人只好另谋赚钱门路,而“犯罪”可能是“快捷方式”。统计数据指出身体较高的人,由于通常可获较矮人为佳的薪津,等于做非法勾当赚钱的诱因下降,亦可说提高做非法营生的机会成本,因此长人少做犯法的事,比较之下,矮贼在比例上便较高贼多!人体经济学指身长比平均体高高二英寸的长人,收入比平均体高者多百分之二,据说(因笔者未见原文)曾任小布什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为哈佛教授的孟球(G. Mankiew),数年提出要征收“长人税”的建议,因为他认为平均英尺长人的年薪比五英尺五英寸者多五千五百二十五美元,是“高度歧视”,因此要课以重税。此说的真假姑且勿论,惟有此传闻,可见“长人优势”在“职场”上确有其事。

  《矮仔多贼》指出,身体状况与收入成正比,自古已然。在买卖奴隶的时代,高且大者的“身价”肯定较昂,以“高大威”的肺功能(pulmanery function)较强及肺容量(Iung capacity)较大,因此可以担任粗重工作,在未有机械机器的年代,粗壮如牛、干活有劲,等于生产力较高,当然可卖得好价。不但如此,“长人”还因自小养成的高度自信,工作起来较有效较受重用因此较快乐,这种情绪可能会感染同工,进而提高工地工场的生产力……一句话,“矮仔”相形见绌,便轻易走上长人少为的犯罪之途。

  更“有趣”的是,康尼尔大学著名的“酒店管理学院”的餐饮管理学(Food and Beverage Management)讲座教授林米高(Michael Lynn,并非假洋鬼子林姓华人,而是满脸于思的白人),在一项对三百七十四名女侍应的调查中,得出“胸脯大小与‘贴士’多寡成正比”的结论。虽然许多男顾客对访员说他们给多少小账(应为餐厅“硬性规定”之外的小账),与侍者的服务态度有关,但林米高说数据显示因服务态度决定的小账低于百分之二,即服务良好的侍应所得的小账比态度差的高百分之二而已。调查显示男顾客对“大胸”(当然是比较的说法)、金发及身材苗条的女侍应特别慷慨!林米高从实证研究的发现,印证了“民间智慧”的正确性。从不完整的数据看出,“隆胸”女性大都从事服务性行业的工作,这种工作报酬的多寡,在大多数情形下取决于接受其服务的异性的给与……整容医生公会(?)若能公布顾客身份,当有助学者进一步研究。

  有人会说,“性感”的女侍应令男顾客“眼睛吃冰淇淋”,产生经济学家所说的“界外利益”(Externality),即他们“眼前一亮”、心情畅快,也许还想入非非,忘其所以,遂多给小账。这应为众所周知的普通常识,何须学院蛋头劳师动众去“实地调查”?林米高不以为然,他认为对一些约定俗成的“文化现象”作科学性验证,十分重要。

  林米高接受《康尼尔太阳报》(The Cornell Sun;网址同名)访问时,指出聪明的餐厅老板应以他的研究结论,作为招聘女侍应的准绳,这即是说,女侍应的条件应以大胸、金发及苗条为首选。多雇用这类女侍应,会大大降低餐厅员工流动性,因为她们收入较高便不会轻易跳槽,而工龄较长意味她们熟悉工作环境、认识顾客并了解其需要,因而可收客似云来三方——顾客、老板及侍者——受惠之效!换句话说,餐厅应聘请有获得大额小账的女侍应;而雇用大批大胸女侍应的餐厅,林米高称之为breastaurants。

  令笔者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林米高的“民调”显示有“胸脯大且坚挺”(large, non-droopy breasts)的女侍应“最具吸引力”(获最多“贴士”);这虽是“传统智慧”,然而,访员如何量度“不坠”、“非下垂”,煞费思量;若凭肉眼观察,则与“实证科学研究”精神不符。

  何以男顾客对“大胸”女侍“钱”有独锺,林米高说这与人类“进化”有关,以大胸象征“好生养”,有较强的“再生产能力”,遂为男性所喜……不过,此说肯定已无说服力。一如被问何以男女倾向选择漂亮英俊的情人的答案是为了生育“美丽娃娃”一样无稽,因为现代(全球每天消耗十亿粒避孕丸令倾倒入河海的女性排泄物污染海水及淡水的现代)男女“相悦”早已不在乎传宗接代,对“大胸”女侍(郎)狼顾,以至出手大方、大破悭囊,当然更与生儿育女无关!

  林米高的学术生涯可说完全建立在研究“侍应与小账”上,康尼尔大学网站(www.news.cornell.edu)的资料,说他去年8月在《社会经济学学报》发表第十六篇论小账的论文,其材料来自从二十七家餐厅一共二千五百四十七次“随意晚餐”(casual dining)收集的统计。这些来之不易的数据显示“贴士”多寡与服务态度有关之外,尚有一种林米高当时称之为“不易揣测的神秘因素”;这种因素,显然便是最新发现“胸脯大小与小账成正比定率”(这是笔者杜撰的名词)!林米高估计美国餐厅顾客“自愿支付”(voluntary payments)的小账年达一百六十亿美元(这是一盘“大生意”,小账因此值得学者进行研究);但美国餐馆“硬性规定”小账数额,不管自愿或不自愿,亦不管你是否满意侍应的服务,这是顾客一定要支付的额外开销,因此称为“自愿”,似不符事实。

  “人体经济学”至今仍未建成一套逻辑周延架构完整严谨的理论,看情形快有“大成”。过去笔者断断续续写过何以美貌与“高人”在劳工市场占有优势的评论,如今学者证实女性胸脯大小与收入有正比关系,这方面的学术成就肯定会成为“人体经济学”的一部分。事实上,若学者能扬弃迷信,对一些看来玄之可玄的术数如颅骨学(Phrenology)、掌纹学等,进行实证科学研究并建构计量程序,是不难建成一套有理有据可为参照的理论的。数年前,同事介绍一位友人来见,是位长期研究内地某省监狱囚犯掌纹有成的掌纹相士,她研究他(她)们的掌纹并作了统计,显示死囚掌纹与众不同的特征,而其他监犯犯罪轻重以至寿元穷通等,亦可从各有特色的曲直交错掌纹中展露。这位女士理论(传统掌相学)结合实践,说来头头是道、自成一家,和西方经济学者对人体其他部分的研究,东西辉映;可惜后者以之“行走江湖”(既以之谋生,便可能保守秘密不会把其经验及统计和盘托出,公之于世)、相掌赚钱,缺乏把之提升至形而上层次的学养,囚徒掌中秘遂进不了学术殿堂。在笔者看来,这种从实证中得来的学问,只要稍加整理,去迷信存科学,便可大大丰富“计量人体经济学”的内涵。

 

原载《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0年6月6日,原题目为“矮人多犯法 大胸多小费”。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15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