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有道  

2010-09-27 21:0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有道

 

 

  爱丁堡的亚当.斯密雕像

 

复旦大学九园(陈望道小楼就在远处)

 

复旦大学九园(苏步青小楼就在左侧)

 

 

 

    昨天读到林行止先生从爱丁堡探寻亚当.斯密墓园归来而写的“迟来的纪念一文,别有意味。文章说,由于年久失修,斯密的墓园早成废园,加上不设路标,多少远来的崇拜者都无法找到斯密的陵墓。许多慕名而来的人投书报刊,抨击爱丁堡市政府对此“现代经济学之父”的怠慢、忽视,尤其和伦敦马克思冢为当局悉心维修“焕然如新”并常有信徒献上鲜花比较,更令资本主义信徒满腹牢骚。在这种背景下,上世纪六十年代移民加拿大寻且成为“石油大亨”的苏格兰人林蒙德(R. Lamont),于新世纪初捐出一万英镑给市议会来翻新斯密陵墓(于2006年夏修葺完成)。

 

    除了斯密陵园的凄凉之外,林先生还提到斯密故居的命运也不佳。由于财政拮据,爱丁堡市议会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准备出手斯密故居Panmure House,叫价八十万镑,但无人接盘。 2008年3月,爱丁堡Heriot-Watt大学的爱丁堡商业研究所决定斥资十五万五千镑购下这间旧屋,以辟为斯密纪念馆。但由于与市议会的叫价相差太远,此事至今仍悬而未决。市议会一再声言应以斯密极力主张的市场力量解决这个问题,但苏格兰经济学界及斯密学社却筹不齐资金,无法购入。

  林先生对以上结局颇感困惑。他感叹说资本主义如此发达,亚当·斯密这样出名,可是,苏格兰为这名“最出色的儿子”(经济学界片面之词)竖碑立像,竟然迟至2008年7月4日,而且出资的不是市议会而是斯密学社(Adam Smith Institute)。这一天,由1995年亚当·斯密奖(及2002年诺奖)得主V. L. 斯密(大陆翻译为佛农.斯密斯)为他老宗的十英尺高铜像揭幕。

 

    无独有偶。还是在昨天,《文汇报》上发表了一位复旦校友陈四益的文章,题为“复旦那三幢小楼”,对这三幢著名学术大师的旧居的清凉景象发出了类似的感叹。他所指的这三幢小楼分别是语言学大师陈望道、数学大师苏步青和陈建功的旧居。前两位还分别担任过复旦大学的校长。作者写道:“离开复旦已经几十年了,重到校园,仍惦记着那三座小楼,因为那里有我学生时代的梦想与偶像。不想这一次寻访竟令我大为伤感。三座楼已经圈入第九宿舍。行至楼前,只见满目荒凉。年久失修,玻璃破碎,尘垢堆积,早失却先前的辉光。几只破旧沙发横在檐下,快要跌落的窗户用木条钉死。房前房后荆榛塞路,成了猫鼠蛩蚁的乐园。绕行在三座楼间,不知怎么,总感到凄惶。举目北望,校园里高楼棋布,环顾周围,过去那些矮小的宿舍也大多改建高楼,唯独这里,零落破败一至于此。前贤虽逝,他们对学术、对复旦、对育才的贡献,不该忘却。他们的旧居即使没人居住,留下,也可以给后人存一份念想。如果将这三座小楼稍事修缉,设立复旦名师纪念馆,对前贤是一份尊重,对后人是一份激励。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今人如何对待前贤,后人也会如何对待今人。若世世代代保留着对学术和学人的敬畏与尊崇,将形成一所学校久远的传统,滋养着今人,也沾溉于后世。”

 

    我个人对这三幢小楼也有着特别的情结。刚进大学时,我和班级同学就在苏步青小楼前后种树、拔草。后来还进入苏老楼上的书房,亲眼见到过那幅描绘苏老讲课瞬间的油画。我没有见过陈望道先生,知道他还是翻译《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人。他住的那个小楼很欧派,门前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后来有段时间整幢楼被改造成了外宾招待所。以后就废弃了。最近几年我也住进了包含着三幢小楼的复旦第九宿舍区(又叫“九园),而且特别喜欢在雨天漫步在这三幢小楼间。周围树木茂密成荫,像个氧吧,雨后更是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只是,人去楼空,三幢小楼多年废弃,被爬山虎包围了。对于这些学术大师的旧居,申请名人故居或许有些审批上的难度,但改造成纪念馆是迟早的事。而要修缮精良,花费也不是小数,学校会有一定的压力。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依赖校友捐款。最近复旦大学在海内外启动了改造相辉堂的筹款项目。筹款项目设计的好,也同样会有大批校友愿意出资修缮这些小楼的。

 

    其实靠校友慷慨解囊及社会善款捐赠来修缮校园建筑名宅的做法在西方大学里早已是通则。举例来说,伦敦经济学院就曾专门成立机构负责为修缮并冠名莱昂内尔.罗宾斯(Lionel Robbins)的那幢大楼而筹款,该大楼今天作为“英国政治和经济科学图书馆”的主馆。莱昂内尔-罗宾斯是英国当代著名经济学家,1929-1961年任教于伦敦经济学院,对当时的经济学思潮和经济学作为科学的推动具有很大的影响。我读过他的被翻译过来的著作《经济科学的性质和意义》(商务印书馆,记不得出版年份了)以及《经济思想史:伦敦经济学院讲演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嗷,对了,前不久我接到伦敦经济学院的校友通讯《LSE-Connect》,里面提到,今年3月伦敦经济学院举行隆重仪式,罗宾斯的女儿和女婿向伦敦经济学院捐赠了一幅由罗宾斯的儿子亲自创作的罗宾斯的油画肖像,挂在了Shaw图书馆的墙上。

   

    一所大学,不管公立还是私立,她的财富之源并不在于有没有政府的拨款,而在于她培养的绵延不断的今天的学生和未来的校友。校友的回馈对于一所学校来说是永久的。而校友,不管以什么方式在校学习过,也不管在校时间长短,之所愿意以回馈母校,正因为学校拥有那些各个领域的杰出学者,他们的思想或言行影响过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