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这样的故事最中国》后记  

2011-04-14 21:5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故事最中国》后记

 

   2010年9月19日,我在自己的财经博客中写道:“这些日子我在动手编辑自己的新集子。几个月前,这个编辑新集子的想法得到上海三联书店的总编辑戴俊先生的首肯,王笑红女士助推有力,热情很高,上个月就出校样了。给集子起名字总是不容易,几个备选都最终没能让大家满意,还是复旦的新星梁捷在我的文章中看到了一个题目,主张特别适合作书名。于是我把《这样的故事最中国》捡出来给出版社方面,果然,大家一拍即合。就这么定了。”

   收入本集子的财经闲评和读书随笔90多篇,多数是最近几年发表的,也有一些中英文演讲的文字版。对这些文章略加归类,倒也能看出一些脉络和轨迹,的确从多个观测视角“讲述”了发生在中国经济变迁进程中的“中国故事”。所以,使用“这样的故事最中国”的书名不算太夸张。

   屈指算起来,这是我出版的第7本经济随笔集。前6本中,有4本是在北京出版的,上海这边仅出版了两本。其中在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集子《书里书外的经济学》,也是9年前的事了。不过,我结缘上海三联书店的时间却有了20年。实际上,我自己撰写的第一部经济学的学术作品和独自翻译的第一部经济学作品都是在上海三联书店于上世纪90年代初出版的。那时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之后的新生代经济学家集体亮相的班车(依稀记得上海滩的张志雄君曾在《上海证券报》发表记述财经新生代印象的长文,引起过关注)。后来在经济学界曾经流行有一种说法,这个班车的开启,上海三联书店功不可没。今天重回上海三联书店出版自己的作品,自然有一种不可言状的喜悦。

   不用说,在集子的编辑和出版中,有很多人给予了关照或付出了劳动。我要感谢上海三联书店的戴俊先生和黄韬先生对出版本书的支持。感谢责任编辑王笑红女士和负责设计装帧的孙豫苏为本书所做的出色的工作。我也要谢谢我的学生唐东波、张笑牧、谢露露、刘晓峰等,他们在酷热的夏天完成了对全书文字的校对。我还要感谢张五常先生,因为他答应以自己发表在《东方早报-上海书评》上的文章“张军为我上了一课”作为本书的代序,不为别的,只为“娱乐”。

   我当然要特别感激我的太太和儿子,是他们始终如一的爱给了我坚持的力量。

 

张军

2011年1月7日于复旦九园

 

 

书中语录

 

相比之下,中国则是一个犯不起错误的国家,也因为这个约束条件,中国不得不主要依靠持续的变革和创新来不断寻找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能量,因而,经济的转型和增长总是可以在每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做出事后被证明是正确的选择。

 

有时候的确很难把中国经济想象成一个单一的体制。地区的差异为我们检验一些经济发展的重要理论假说提供了观察样本。而这样的检验通常只有在跨国数据中才能做得到。由这些差异所构造的自然试验也是经济研究者可以依赖的很重要的信息来源。

 

中国没有恪守固定的模式,而是允许不同的地方尝试新的不同的模式,这样的做法在其他转型经济里很少出现。很难说这是中国政治的优点还是缺点。但无论如何,这使得中国的体制变革总体上带有了浓厚的经验主义和自然演进的性质。

 

由于创业精神是没有可靠的指标来考量的,因此,我们就没有办法去对创业精神定价,从而也就没有关于创业精神的“市场”。一个创业者是不会到“市场”上去“卖出”他的创业精神的。一个企业家是通过创办自己的企业而成为企业家的。

 

说张军的文章写得好,因为他把我的经济增长思维与行内的经济增长学说互相比对,发现二者之间没有一丝关连。我没有跟进他家之说多年了,张军给我上了一课。(张五常)

    

《这样的故事最中国》,上海三联书店2011年4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