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过度教育  

2011-05-31 09:4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收到来自一位新加坡籍的学生写来的邮件。我指导她的硕士论文两年,上周论文答辩中她的关于中国钢铁行业的生产效率的论文获得了A。她很欣喜万分。她问我,刚拿了一个很不错的IT行业的工作OFFER, 吃不准是否还要攻读博士学位?我建议她应该先去工作。我认为取得工作经历对她很重要,甚至觉得她会更热爱工作。于是,我想起曾经写过的一篇谈论过度教育的文章。这篇文章也收入了我的新书《这样的故事最中国》】

 

 

过度教育

 

张军

 

 

   我在前面的文章里说过,创业过程是本应该是很草根的,创业者的出现其实有很少是我们家庭和政府培养出来的结果,也很少是竞争的结果,而是给予创业自由的一个个人选择的结果。每个人都有创业的动机,创业的决策是在特定的约束条件下做出的,这并不奇怪,因为往往只可能是约束条件限制了我们的创业行动,而不是说只有哪些人天生就是可以创业而且应该创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能让创业更容易、创业的社会环境更平和,比花大力气去筛选和培养所谓的企业家人才更有用,也更符合自然的规律。比如说教育的发展政策。我们知道,教育从根本上说是可以提高公民的素质的,尤其是初等教育和大学教育。但如果过度教育,也会增加人们决策中面临的约束条件。

   所谓过度教育,我是说,人们在一个给定的条件下不得不去过度购买教育产品和教育水平。这个情况当然最容易出现在把教育变成一个社会所接受的用来衡量人才的几乎唯一指标的时候。如果把人才用接受的教育的水平来衡量,那么,一个人要向社会和市场证明自己是人才,就必须购买足够多的教育的产品,这些产品可以是学校和专业,也可以是文凭和学位。在中国,眼下就在走向着过度的教育,尤其是在高等教育的阶段上。中国的教育经费在基础教育上的投入严重不足,让中国农村的大多数孩子无法得到起码的教育水平,但在高等教育上,却在加快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教育扩张。甚至在1985年出现的“博士后”概念也迅速演变成了一个比博士更高级的学位,这是典型的过度教育的反映。

   创业的自由化过程会让更多的人去选择创业。但是哪些人会更容易选择创业呢?人从小就有理想,理想可以多种多样。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来满足人们选择自己成长道路的自由要求。而如果理想已定,那么一般来说是那些约束条件决定了人的最终选择的。约束条件是很多的,但总是受到社会流行的观念的影响很大。比如,如果获得教育不是仅仅为了提高个人素质的话,那么追求过多正规教育的行为就是在去符合社会上流行的度量“人才”的标签。既然可以流行,那么,社会上接受的“人才”的标准就可以发生变化。过去,在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政治激进的分子就是“革命”的英雄主义的人才。在改革开放初期,流行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从事科技的知识分子就是当时社会接受的人才模板。而今天,人才的概念虽然更加多样化了,但是,熟悉经济、管理与金融的人被家长和社会更多地视为人才。对大多数孩子的家长而言,子女放弃大学或研究生的教育、放弃大城市的工作而选择个人的创业活动却还没有被广泛地接纳和容忍。由这样的家庭构成的社会自然就没有宽容一个人放弃成为“人才”而去自主创业的自由选择。

   从西方企业家的创业和成长历史中,我们可以找到大量的案例来说明企业家的创业选择与他们接受的教育水平和文凭的多少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在过去五十年国际上发生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变革的进程中,我们也很少看到由大学培养出来的企业家的成功案例。我于1995年翻译出版过的著作《改变世界的十三位男性》,具体研究了13位创业家的创业故事和个人资料,发现他们成功前都是名不见经传的,而不是已在一些领域小名名气或者在大公司混上了一官半职的人。这些企业家包括了盖茨(微软)、盛田昭夫(索尼)、特纳(CNN)、史密斯(联邦捷运)等,他们今天都是我们熟悉的和国际上知名的企业家。像他们这样的创业家在历史上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创办的新的企业改变了我们世界生产和生活方式,但是他们几乎没有一个是接受了完整的大学和研究院的正规教育之后而出现的,相反,因为选择了创业而放弃了完成大学和研究院教育的机会却比比皆是。

   我们并不是说教育不重要,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是奠定人才素质的一个重要内容,但是,我们必须接受的事实是,正规教育并不是教育的唯一形式和渠道。教育的过程可以发生在家庭、社会和自学阶段。高等教育,尤其是研究生阶段的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离开了素质教育的范畴而成为专业的教育,因此,教育资源过度向高等教育和研究生教育偏斜是不明智的政策。它既不利于素质教育的水平提高,也不能帮助形成我们所需要的人才成长的机制,相反它却让人才成长的社会路径变得越来越窄,因为它实际上演变成限制我们做出自由职业选择的约束条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5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