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军的博客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张军  

张军

网易考拉推荐

科斯对经济学的最大贡献在于创新  

2013-09-09 21: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斯对经济学的最大贡献在于创新

 

  

张军

 

 

  科斯对经济学的贡献,不在于他发表了什么分析技术,不在于他对很多问题做了实证研究,也不在于他发表了多少篇论文,重要的是他的一生至少在看待经济学最基本的这些问题上面,有了非常不寻常的原创性的创新的想法,所以我觉得科斯是一个伟大的创新家,可能他每篇文章都在创新,都在超越已有的经济学家的研究的范式、研究的结论,以及研究的逻辑。

  改革开放以来,我认为对中国经济学界影响最大的外国学者有两位,一位是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另一位就是科斯。

  上世纪80年代末,科斯的思想开始被介绍到中国,我自己有幸成为介绍科斯思想的中国年轻经济学者之一。

  

厂商理论的开拓者

 

  我们了解科斯经济思想是他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前。获奖后,他的影响力就更大了,他的几篇论文,比如《厂商的性质》(1937)、《社会成本问题》(1960),几乎每个从事经济学的中国人都读过,可见他在中国的影响之大。

  科斯本人并没有出版过很多书,他的思想主要体现在为数不多的论文里面,在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后,他在美国出版了一本论文集,这个也很快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流传。我见到最早的科斯著作是1948年出版的《英国的广播:一个垄断的研究》。此后,我没有看到过他有其他的书出版,但是他在不同的年代有过一些重要的论文,比如他还有一篇文章讲英国的灯塔制度,另外他还专门研究过英国的广播频率的分配问题,还有一些讨论经济学里最基础的一些问题的论文。不过我想他最重要的思想,还是体现在他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所发表的几篇重要的论文当中,其中我们最熟悉的是两个研究成果,这两个研究成果载入了经济学的思想史。第一个成果被后来的经济学家概括为“交易成本”,换言之,科斯可能是第一个比较明确地提出了交易成本的概念,过去经济学只有生产成本的概念,没有交易成本的概念。我认为科斯是比较早从交易成本这个角度入手,试图理解现实经济的一些不同寻常的现象。比如说,他在1936年发表《厂商的性质》,首次回答了一个问题:如果市场可以在资源分配上做得很好的话,为什么我们这个经济里面还有大量企业存在?企业和市场到底是什么关系?过去的经济学没有解决、回答这个问题,甚至于把企业的存在理解为自然而然的,所以不会去探讨为什么会有企业。科斯之所以认为企业存在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重要的是他不从生产成本的角度入手,而是认为在交易领域里面也存在着成本,而这个成本是被经济学、经济学家忽略的。在抓住交易成本这个概念以后,他能够回答企业和市场的关系,所以才有1936年的文章。这个文章是划时代的,有了这个文章才有了后面的关于厂商经济学的发展,才有了交易成本经济学的发展。今天回过头看,科斯可能在做学生的时候,他已经不同寻常地走了一条跟绝大多数经济学家所走的完全不同的路,所以他的思想才会那么猛烈、那么打动后来的经济学家。他开创了一个新的经济学研究领域,在交易成本和厂商理论这个领域里面,此后也有多个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其实,这一理论在互联网时代也可以获得新的解读。互联网时代,交易成本大幅降低。企业的边界在缩小,市场范围在扩大,而过去我需要用企业替代市场来做事,用经济学界的话说,tobuyor to make(自己做,还是去市场购买)。我常爱举一个例子,每年毕业季,哈佛大学就花钱租用桌椅板凳来举办毕业典礼。现在很多咨询公司的办公楼和桌椅板凳也都是租用的。从这个意义说,企业和市场是相互替代的,因为有交易成本。交易成本越大,企业替代市场的倾向越强。企业和市场的区别是,企业是长期合同,市场是短期合同。

  互联网时代,交易费用降低,就是把更多的空间留给了市场,所以企业可以变得很小。即便我们所能看到的大企业,这些企业也只是表面上的大企业,它内部都是市场与合同,而非传统公司的等级制。所以企业变成了合同的集合。互联网时代,企业不能说完全消失,但不必那么大,它可以很迷你。单个的小企业,也可以依靠合同进行联络。

  

法和经济学的开创者

 

  科斯的第二个贡献是1960年发表的《社会成本的问题》。这篇论文讨论的是外部性问题。经济学家很早开始研究外部性了,但是科斯1960年的文章是划时代的,不仅因为他在技术上有很大的改进,或者有很多创新,而是因为其主要的创新是思想上的,他可能是第一个想到外部性的产生,以及如何解决外部性这个问题。在此问题上,他想到了法律,1960年的这篇论文是经济学家第一次把法学和经济学问题放在一起讨论。通过这篇论文,我认为科斯的影响更加深远,他不仅提出了后来被经济学家总结为科斯定理的命题,更重要的是,他开创了另外一门新的经济学研究领域,或者说开创了经济学与法学联姻的一个新天地,这就是后来形成的法和经济学这门学科。事实上这门学科的影响相当深远,在1960年的这篇论文里面,他讲外部性的问题的时候,可以说他是从法学家的角度看这个问题的,也可以说他是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但是他最后落脚到经济学的层面上。他以法律的问题开头,但是他是用经济学回答法律的问题,所以这是一篇非常精彩的论文。他考察了大量的案例和法官的判罚的文本资料,最后引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这个命题就是产权是法律界定的,法律界定的产权无论有效还是无效,从某种意义来讲都不重要,只要这些权利是可以交易、交换的,所以最后这个权利的分配会按照市场的原则分配到使用权利最有效的这一方的手上,而不管初始的法律对这个权利的界定是怎么样的,所以法律对权利的界定是不重要的,对最后的结果是不重要的。这句话被解读成“科斯定理”。

  不过科斯定理是有争议的,因为它可以从两个角度理解,它强调的到底是哪一方面,这一点经济学家有不同的解读,科斯定理是强调产权不重要呢?还是强调产权重要?当我们说它强调产权不重要的时候,是说产权的初始分配,也就是说法律界定的最初的权利,对最后的结果的影响是没有关系的,从这个意义讲不重要;说它重要,由于市场是有缺陷的,产权的交换,不是那么的有效,不是那么一帆风顺,所以产权交换最后不像我们想象的总是能够把权利分配到能够最有效的使用这个权利的一方手中,既然如此,这个权利最初怎么界定就变得很重要。从前一个方面来讲,产权不重要,因为不管怎么分配产权,最后这个权利给谁是市场说了算,是由交换结果说了算;另一方面,产权特别重要,因为这个权利不是总能交换到最有效的使用权利的这一方,所以权利最初怎么界定,就变得很重要。我现在想,不管产权重要还是不重要,科斯定理是重要的,因为科斯在经济学家的队伍当中是第一个用经济学眼光去看待法律,他也可能是法学家当中,第一个用法律的眼光看待经济学的,所以他的影响力在经济学和法学界是同等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法和经济学”这门学科,可以得到经济学家和法学家两方面的欣赏和发展。

  科斯对经济学的贡献,不在于他发表了什么分析技术,不在于他对很多问题做了实证研究,也不在于他发表了多少篇论文,重要的是他的一生至少在看待经济学最基本的这些问题上面,有了非常不寻常的原创性的创新的想法,所以我觉得科斯是一个伟大的创新家,可能他每篇文章都在创新,都在超越已有的经济学家的研究的范式、研究的结论,以及研究的逻辑。但是科斯并没有推翻经济学,也没有推翻法学,科斯在经济学和法学两个领域里面,又都获得了重要的成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不是来自他推翻这两个学科,而是他能够发现这两个学科里的学者们忽略的一些领域,而这些领域恰好是金矿,所以他才有了交易成本和科斯定理这两个概念的发现。交易成本和科斯定理在经济学的思想史上有深远的意义。

 

制度的最佳实践者

 

  科斯这一生,我认为是非常普通、毫不传奇的一生,但是他一生实践着一样东西,用他的学生辈的经济学家,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威廉姆森的话说:“科斯一辈子在研究制度,不仅如此,他自己也是制度的最佳实践者。”

  我理解这句话有三层含义:第一、他研究制度跟很多的其他的研究制度的人是不一样的,因为他自己研究制度的时候是去了解真实的制度。比如说他研究英国的灯塔,他就去调查英国历史上的灯塔,到底是谁经营的;比如他研究垄断的问题,他就调查英国广播公司。所以说他是一个身体力行的经济学家,一个实践者。威廉姆森说科斯是一个制度的伟大的实践者,首先包含了这个含义。

  第二、我觉得是科斯在芝加哥立足以后,其实他的后半生在默默无闻地编辑着一本杂志,这本杂志的名字叫做《法和经济学》杂志,我们都知道办好一本杂志是很不容易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制度,科斯不仅参与创办,而且还参与杂志的编辑,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

  第三、科斯有一个非常完美的婚姻和家庭。婚姻和家庭是世界最伟大的制度之一,科斯的家庭、婚姻非常幸福美满,他去世之前的几年,虽然身体不佳,夫人也一直住在医院里面,他将近百岁高龄,还到医院照料夫人,可见他在家庭、婚姻上是多少地忠诚,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他也是这个意义上的最佳实践者。

 

经济学家中的幸运者

 

  科斯在晚年的时候,一直说要访问中国,但最终并没成行。他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对中国经济所发生的变化,对中国的改革兴趣十足,而且给予非常正面的评价。

  在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2008年科斯先生倡议并且亲自过问在芝加哥大学举行了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国际研讨会,我有幸受邀并提交了和美国同行合作的论文,虽然最终因故没有到会,但是我从各个渠道得知这个会议开得非常成功,科斯先生亲自与会和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经济学家见面、交流。在他年届百岁高龄之际,他还希望能够研讨中国经济发生的变化,能够理解这个变化是怎么产生的。我觉得虽然他不能亲自来中国是一个遗憾,但是他所组织的这些会议,某种意义来讲满足了他对中国经济的兴趣以及好奇心。

  科斯过世了,国内有很多很多经济学家都在发表微博、博文等等纪念科斯,科斯的思想到底对中国经济有多大的影响?这个今天还很难评估,但是有一点,今天中国经济学家在思考中国经济所发生的变化的过程当中,其实都在使用交易成本、都在使用产权这样的概念,我想没有哪一个经济学家比科斯更幸运,因为交易成本和产权这两个概念在一个13亿人口的国度里面正在成为被经济学家挂在嘴边的日常用语,这是对科斯最有价值的一个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151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